第447章 做人要有底线
作者:创里有作      更新:2020-01-13 06:43      字数:3327
  天源公司原本就是老宋介绍给昌达集团的,要不是他的引荐,昌达集团旗下的融资担保公司不可能为天源公司提供贷款担保,这一点老宋非常清楚。现在昌达集团需要天源公司制药厂的一些手续和药品生产许可证,却跟老张联系不上,这不仅让关云天很恼火,也让老宋觉得很内疚,“你跟老张联系不上,打的哪个电话?”
  关云天报出一串数字,“我只知道这个号码。”
  老宋试了试,他也没打通,“嗯,真是无法接通。”他又翻出一个号码,“看看这个电话能不能打通。”老宋拨了一串数字,提示音显示电话接通了,“喂,是老张吗?”
  “你是哪位?”电话那端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,态度不甚友好。
  “我是哪位你听不出来吗?”老宋有点不爽。
  “对不起,我没听出来。”
  “我是县政协的老宋,还有印象吗?”老宋没好气地说。
  “嗨,宋县长呀!对不起,刚才真没听出来,不好意思啊!”
  “别不好意思,另外你别搞错了,我已经不是副县长了,现在你在什么地方?”
  “我在家呀,老领导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  “不是我找你,还记得昌达集团的关总吗?他找你有事。”
  听到昌达集团的关总找他,老张的心顿时提了起来,“天源公司已经破产了,破产清算都结束了,他找我什么事?”
  “你能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吗?”老宋问道。
  “老领导,对不起,我现在过不去。”
  “那就在电话里说吧。”老宋捂住电话的对讲话筒,跟关云天交流了一番,然后对老张说道:“破产清算时,天源公司制药厂被法院判赔给了工行,昌达集团作为担保单位,他们跟工行做了一笔交易,将你们天源公司在工行的债务转到他们名下,同时,工行将法院判赔的天源公司制药厂转给了昌达集团。”
  “这不是很好嘛,他们之间的交易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。”老张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。
  “但是,昌达集团接过工行转过来的资产后,他们想将制药车间利用起来,需要掌握在你手里的药品生产许可证和相关的一些手续,关总还想把制药厂以前那些员工招募回来,他想跟你了解员工信息。”
  “了解员工信息没问题,重新召回以前那些员工更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,但是,药品生产许可证......,还有另外两项手续,都是我们花钱办理的,我记得办理许可证花了一百来万,另外两种手续花了二三十万。”
  “我不明白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?天源公司已经破产了,那些手续对你来说就是几张毫无用处的废纸,难道你还想用那几张破纸换钱不成?”老宋鄙夷地问道。
  “老领导,办理三种手续我们花了一百多万,总不能无偿奉献出去吧?”
  “说白了,你不还是想用几张废纸换钱吗?当初你们办手续花了钱,现在想用它换点钱花,这我理解,但你要分对象是谁?如果其他企业想要这些证件手续,你跟对方要钱,那无可厚非,但面对昌达集团,你再这么做就不对了!昌达集团是谁,难倒你真的忘了?那可是曾经为你的企业担保了七亿贷款的担保单位!你的企业破产了,一了百了,但七个亿的贷款,转到昌达集团名下,人家今后要替你们偿还本息,我不相信你不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  “老领导,企业破产了,我们现在很难呀!”
  “我不管你难不难!做人要有底线,再难,起码的良心还是要有的,否则,就用这样的方式对待你的恩人,无异于以怨报德,你将来还有脸在社会上见人吗?七个亿的贷款,几年以后连本带息还清,十个亿也不止,一百来万跟十个亿相比,不及九牛一毛,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你怎么能提出这样的要求?”当着关云天的面,老宋在电话里把老张狠狠地损了一顿。
  看见通话双方出现尴尬,关云天插话道:“宋县长,如果老张需要钱,我们可以花钱买他们的手续和许可证。”
  老宋毫不犹豫地说:“不行,我这一关就通不过!即使他穷得掉底儿了,也不能做那种没有人味儿的事!”
  关云天跟老宋的对话,电话那端的老张听得很清楚,即使他想耍无赖,在曾经的老领导面前,也无法施展,沉默了一会儿,老张说道:“老领导,你别生气,容我考虑一下。”
  “需要考虑多长时间?半天还是一天?人家关总还等着呢,你最好快点做决定。多大的事呀,优柔寡断,难怪你把企业做的一塌糊涂!”老宋当时是全县主管工业经济的副县长,对老张的天源公司,他也倾注过心血,提供过不少帮助。
  “关总不是在你那里吗?我这就过去。”
  二十多分钟后,老宋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,进来这位五十开外的中年人,正是原来的天源公司董事长老张。
  “嗬,来的倒挺快,找地方坐下吧。”老宋身子都没动一动。
  “老领导动怒了,我不敢不来呀!”老张在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,假装诚惶诚恐的样子。
  “你呀,别只顾玩嘴,我在电话里跟你谈的那些事,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  “我倒无所谓,原公司的几位副总觉得这样把手续白给出去,感到很可惜。”
  “你们打算要多少钱,张总出个价吧,我们给钱买。”关云天面无表情地说。
  老宋马上接了过去,“我已经说了,不能要钱,一百来万跟十来个亿的贷款本息相比,根本不值一提,这种事不能干!再说,别在我们面前演戏了,谁不知道你老张以前在天源公司一言九鼎?哪个副总敢在你面前说半个不字?这个时候把副总搬出来做挡箭牌,不知道关总信不信,反正我是不信。”
  老张看见没有商量余地,只好悻悻地说,“老领导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我不照办也不行,好吧,不要钱,这是天源公司制药厂的生产许可证,还有两种手续。”说着,老张从一只牛皮纸袋里取出几张证件,递到老宋手里。
  老宋随便看了看,转身递给关云天,“你去工商部门打听一下,看看是否需要过户,据我所知,有些手续是需要办理过户的。”老宋曾经主管过全县的工业经济,他对生产许可证之类的手续有所了解。
  “多谢张总!谢谢宋县长!”关云天接过手续,翻看后装进包里,“明天让办事人员去有关部门咨询一下。”
  “关总不必客气,叫我老张就行,天源公司破产了,现在已经没有张总,只有老张了。”老张自嘲道。
  “张总不必悲观,摔倒了,爬起来还可以继续往前走嘛。张总,我还想跟你请教一件事,请问原来天源公司制药厂那些员工,现在都在干什么?”关云天道。
  “他们呐,因为企业破产,都下岗回家了,具体做什么,我也不知道,不过你想把他们招募回来也很容易。”
  “我们要怎么做,才能找到那些员工呢?”
  “找到原来的制药车间主任,让他通知下去,相互转告,就能通知到每一个人,这是原车间主任的电话号码。”老张给了关云天一个手机号。
  当天晚上,关云天本想请宋副县长和老张吃饭,毕竟他们也算是帮了大忙,可能老张认为自己的企业破产了,一个败军之将,哪有脸面出没于公共场所,他坚决地拒绝了关云天的邀请。因为天源公司的破产,老宋觉得自己给昌达集团带去了麻烦,他也借口家里有事,婉拒了关云天的好意。
  第二天上午,按照老张给的手机号码,关云天打通了原天源公司制药厂那位被老张称为小许的手机,“你好!请问你姓许吗?”
  “没错,你是哪位?”
  “我该叫你许主任,还是许厂长?”
  “现在下岗了,我既不是主任,也不是厂长,叫我小许就行。”
  “哦,我是昌达集团关云天,听说过昌达集团这个单位吗?”
  “昌达集团?当然听说过!你不就是关总吗?别说富源县,就是华源市,有几个没听说过昌达集团的?请问关总找我有什么事?”接到昌达集团关云天的电话,小许既有点受宠若惊,也颇感诧异。
  “你目前在忙什么?”
  “下岗这么长时间了,不能总呆在家里呀,前几天找到一份工作,今天准备去面试。”
  “今天我打电话,就是通知你不要去参加面试了。”
  “为什么?”
  “天源公司破产后,他们的制药厂被判赔给工行,因为昌达集团替天源公司做过贷款担保,我们跟工行商量,天源公司那笔贷款由我们承担,工行把得到的制药厂转给了昌达集团。”
  “这跟我找工作参加面试有什么关系吗?”小许很不理解。
  “是这样,昌达集团得到制药厂,当然想恢复药品生产,我们想把以前的员工都招募回来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昌达集团就职?”关云天道。
  “咱们当地的打工者,谁不愿意去昌达集团工作?关总,需要我什么时候回去?”
  “别着急嘛,在回来之前,你先要为我们做一项工作。”
  如果觉得好看,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