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九章 美人如玉
作者:肥皂快乐水      更新:2020-01-13 06:40      字数:2676
  客厅的墙边放着一排书架,上面有书籍和笔墨纸砚,小月走过去取来了一张镶着金边的粉白色的宣纸,说道:“我家娘子今日在院子里看到院墙上的紫藤已经催生出许多花蕾。就请贵客以紫藤为题,写一首五言绝句吧。”
  李佑接过纸笔,寻思了起来。
  小月说道:“这位贵客,我们这里的规矩,就只提供这一张诗签,也就是只有一次机会,请慎重落笔。”
  说完,她点起一只香,说道:“时间限定一炷香,请贵客开始吧。”
  对于写诗的人来说,随机出题,限定时间和格式,不允许修改,这样的条件十分苛刻。不过,裴迪兰等人均无异议,因为他们相信李佑。
  李佑微微一笑,提笔写了下去。
  小月接过来一看,一双妙目明显地闪亮了一下,她吟道:“赠紫兰娘子:
  藤花无次第,
  万朵一时开。
  不是紫兰女,
  何人唤我来。”
  这是李佑从白居易的一首关于紫藤的诗,《陈家紫藤花下赠周判官》改编编而来的,原诗是:
  藤花无次第,
  万朵一时开。
  不是周从事,
  何人唤我来。
  白居易用双关的手法,认为紫藤花同时开放,良莠不齐,比喻前来赏花之人,如果不是周判官相邀,他是不会去的,同时也看出白居易和周判官交情深厚。
  李佑将诗中的“周从事”改为“紫兰女”,正是恰到好处。尽管他们二人素未谋面,也没有那种深厚的交情,但是在这烟花之地,暧昧一些却别有风韵。
  “好诗。”
  “老李真是太厉害了。”
  裴迪兰、哈米德和慕容钵虽然对诗词并不擅长,可是他们都曾经接受过良好的教育,鉴赏能力还是很高的。
  小月打量了一下李佑,态度明显地热情了许多,她说道:“这位郎君,请您稍候片刻。”说完,上楼去了。
  李佑站起身来,来到门口,对守在门外的白虎低语了几句,白虎马上快步离开了,李佑随即回到了客厅。
  不久以后,小月站在二楼的楼梯口上,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,说道:“几位贵客,请上来吧。”
  李佑等人来到了楼上,进入了拓跋紫兰的秀房。
  房间里面布置得简单,色调也以素雅为主,给人以淡雅温馨的感觉。
  不过,大家的注意力没有放在这个上面,他们的目光落在了眼前的那位美人儿的身上。
  只见她穿着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,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,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。芊芊细腰,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。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,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,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。脸上未施粉黛,却清新动人双眸似水,却带着谈谈的冰冷,似乎能看透一切。
  冷艳不失温柔,质朴不失高贵。
  李佑等人身边美女如云,鉴赏美女的眼光可以用“毒”字来形容,今日却都有些惊艳之感。
  这时,拓跋紫兰开口说道:“几位贵客,奴家设置了一些小把戏来难为各位,实在是有些失礼了。奴家在这里给各位贵客赔罪了。”
  说着,她向众人盈盈一礼。
  拓跋紫兰说话的声音悦耳动听,行礼的动作柔美雅致,都符合众人的期许。
  落座之后,拓跋紫兰问道:“请问方才作诗的是哪位郎君?”
  裴迪兰指着李佑说道:“是我这位朋友。”
  拓跋紫兰打量了一下李佑,说道: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让奴家猜一下,郎君可是大唐诗仙西北王殿下?”
  李佑还没说话,慕容钵佩服地说道:“娘子好眼力,这位正是西北王李佑。”
  裴迪兰和哈米德也有些好奇,对这位拓跋紫兰更添好感。
  李佑微笑着点头,承认了自己的身份。
  拓跋紫兰起身对李佑行礼说道:“奴婢参见殿下。”
  李佑说道:“娘子免礼,请坐。”
  哈米德好奇的问道:“这位小娘子,你是如何知道他的身份的?”
  拓跋紫兰笑道:“其实,这件事儿很简单,奴家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长安城有一位殿下,作诗堪称天下第一,是我大唐的诗仙,奴家十分喜欢他的诗词。殿下的诗精美绝伦,最难得的是他的急智,远胜于七步成诗的曹子建,无人能及。
  方才,奴婢随口出了题目,殿下片刻之间就能够做出如此贴切的诗来,天下除了大唐诗仙西北王殿下,还有何人能够做到?”
  “原来如此啊!”哈米德微笑着点头说道。
  “李佑,想不到你这么有名啊。”慕容钵感叹道。
  “老李就是厉害。”裴迪兰赞道。
  接着,他由衷地对拓跋紫兰赞道:“尽管如此,小娘子聪明过人,还是很了不起啊。”
  受到如此美人的推崇,李佑心中也很受用,他也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  拓跋紫兰说道:“今日能够见到大唐诗仙西北王殿下,是奴家的荣幸。所谓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各位郎君是殿下的朋友,自然是身份高贵,品行高洁之人。能够见到各位郎君,也是奴婢的荣幸。
  奴婢略有才艺,今日愿意倾尽所学侍奉各位郎君,希望各位能够尽兴。”
  拓跋紫兰嫣然巧笑,吐气如兰,如此的赞美令众人心花怒放。
  裴迪兰有些兴奋了,他从身上取下一块玉佩,递给了拓跋紫兰,说道:“一点小意思,还请娘子笑纳。”
  他已经开始有了将这位美女带回大食的念头了。
  拓跋紫兰接过去端详了一下,赞道:“这应该是一块战国古玉,奴婢小时候见过一块跟这块类似的。”
  她说得没错,这块古玉是一个战国的衣带钩,是萧婉玉送给瑞娜,瑞娜又送给裴迪兰的。古玉价值不菲,至少值200贯钱。
  这下,裴迪兰更加兴奋了,他拍手赞道:“娘子真是好眼力,不仅能够识人,对古董竟然也有这般的鉴赏力。”
  这时,他已经下了决心,就是抢也要把这位美人儿带走。
  拓跋紫兰说道:“殿下,各位郎君,奴婢先为各位演奏一曲。”说着就走向窗边桌子上的古筝。
  “紫兰娘子。”李佑叫住了她。
  拓跋紫兰回过头来,问道:“殿下有何吩咐?”
  李佑笑道:“娘子,我们这些人今日前来,只为一睹芳容。既然大家投契,不如备些酒菜,大家饮酒聊天,更自在一些。不知娘子意下如何?”
  哈米德笑道:“如此最好。”
  裴迪兰和慕容钵对李佑的提议也表示赞成。
  往常客人前来求见拓跋紫兰,除了要看美人儿,就是欣赏她的才艺表演,拓跋紫兰也不肯跟他们有更多的交流,李佑的提议有些唐突了。
  不过,拓跋紫兰没有在意,她嫣然一笑,说道:“好啊,正合我意。”
  她吩咐道:“小月,去备些酒菜来,上最好的酒。”
  拓跋紫兰的知情知性,令众人都很高兴。
  老鸨子听到小月说拓跋紫兰要留客,还要陪客人饮酒聊天,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。她好奇地问道:“是什么样的客人,竟然能够让紫兰如此对待?”
  小月说道:“奴婢也不清楚,还请妈妈照做就是了。”
  老鸨子说道:“此事容易,我这就通知后厨,准备最好的酒菜。”
  如果觉得好看,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!